疫情會對互聯網行業形成什么影響?

作者:向坤 責任編輯:呂萌 2020.02.13 16:30 來源:通信世界全媒體

通信世界網消息(CWW)一場疫情,讓2020年的中國猝不及防,整個中國行動了起來,相信疫情也會在不長時間內得到控制,社會和人們的生活進入正常的軌道,而對于互聯網行業來說,疫情會意味著什么呢?回顧2003年的非典,什么變了,什么不變了?

2003到2020年,互聯網行業發生了什么變化?

2003年抗擊“非典”時,中國的互聯網發展不足十年,基礎設施還不完善,互聯網應用還處于初級階段。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03年6月30日,我國上網計算機總數2572萬臺,上網用戶總數6800萬,互聯網普及率僅占5.3%。在上網目的方面,46.9%的網民是為了獲取信息,還有28.6%是休閑娛樂。

而在今年抗擊新型肺炎疫情時,中國的互聯網環境已經發生了乘數級巨變。CNNIC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8.54億,互聯網普及率達61.2%,其中手機網民規模達8.47億,網民使用手機上網的比例達99.1%。其中即時通信、搜索引擎、網絡新聞、網絡視頻等都占據了超過80%的網民使用率。可以說,和“非典”相比,這次戰“疫”是一次完全意義上的互聯網時代的應對和馳援行動。

其一、互聯網行業所展現的規模實力,已經成為重大公共事件中的力量,能夠給一線的醫療團隊和社會提供支持。與17年前的非典時期不同,中國已經建成了全世界領先的基于互聯網的社會基礎設施,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已經深入中國鄉村基層的毛細血管,多年積累,其在疫情爆發這種最關鍵時刻,將發揮出前所未有高效運轉能力。

一方面體現在能力上,截至2019年6月30日,我國177家上市互聯網企業總市值為9.8萬億元。在經濟貢獻上,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達31.3萬億元,占GDP的比重達34.8%,數字經濟已成為我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成為我國經濟社會平穩向前發展的一大支柱,同時也是應對重大公共事件中的重要一極。

在“非典”疫情中,民政部的統計顯示,其中來自民間的捐贈善款接近40億元。而在此次新型肺炎疫情中,截至目前的不完全統計,僅國內互聯網公司的直接捐贈善款就有數十億元,相信最終的民間善款將大大超過“非典”時期。

二是互聯網企業能夠根據自身特點提供一定的支撐。

1月20日,當國家衛建委召開高級別專家組發布會后,互聯網行業就開始一場應對新型肺炎疫情的全方位行動,社會和民間的支援也從互聯網開始,從最基本物資保障、到交通物流運輸以及公益救助,涵蓋電商、生活服務、交通出行、教育、醫療等各個互聯網行業。而在應對的速度上,1月20日,攜程、飛豬、同程藝龍等OTA平臺,就紛紛發出退改保障措施平臺,這些退改保障措施早于鐵路、民航部門;當意識到醫療物資的物價問題時,淘寶在1月21日發布公告稱,已經向淘寶天貓平臺的所有銷售口罩的商家發出通知,絕不允許漲價銷售;當1月23日武漢官方發布需要愛心捐贈公告后,快手第一時間捐贈1億元,而阿里巴巴公益平臺和支付寶公益平臺上線的“武漢加油“公益項目,8個小時已經籌滿7140萬。

從這些表現來看,互聯網企業根據所在行業和領域,默契的形成了一個應對疫情、馳援疫區的“閉環”,這點對于習慣互聯網生活的網民來說至關重要。

其三、互聯網成為信息公開透明的基礎,在信息傳遞、止謠破謠方面發揮作用。根據CNNIC的報告,在2003年用戶獲得有關“非典”信息來源中,55.6%來自國內中文網站,還有27.4%來自電視,報紙、雜志占據9.9%,另外還有2.9%來自同學、朋友、親人直接的交流。

而在此次新型肺炎疫情中,微信、微博以及新聞客戶端等成為網民最常獲取信息的來源。比如1月21日,丁香園迅速推出“疫情實時動態”,以及時更新相關數據和信息,截至28日18時,該頁面累計超6.6億人次瀏覽。今日頭條緊急上線“抗擊肺炎”頻道,24小時更新、維護,頻道內容更新頻率以秒級計,聚合疫情重要信息和科學防疫知識。抖音上線了“抗擊肺炎疫情”專題頁面,搜索“肺炎”等關鍵詞就可以進入,以這種短視頻的形式傳遞信息。

其四、互聯網和科技公司在技術上的創新,如大數據、AI以及云計算等,也更快、更靈活的應用在抗擊疫情的過程中。比如百度和騰訊都上線了醫院熱點地圖,其中百度地圖涵蓋全國200余個重點城市的發熱門診信息,直接搜索“發熱門診”就可以得到相關結果,也可以直接搜索指定醫療機構,看是否設置了24小時的發熱門診。而平安好醫生開通了新型肺炎問診專區,由呼吸科專家針對該疾病進行7*24小時實時答疑,通過“3問3答”的線上咨詢預防機制,判定疑似病例,告知應對措施,避免延誤病情。

整體而言,互聯網企業在這次疫情當中發揮了一定的作用,為起到一線帶頭作用的醫療和其他工作人員提供了一定的支撐,為網民解決了一定的生活問題的后顧之憂。

    2003年是中國互聯網的特殊年份,人們在非典疫情的威脅下,被迫在電腦上處理一些較為棘手的工作,淘寶、京東商城、QQ游戲等均在這一年誕生,以至于鄧肯·克拉克在《阿里巴巴:馬云和他的102年夢想》一書中這樣寫道:“非典證實了數字移動技術和互聯網的有效性,因此成為使互聯網在中國崛起為真正的大眾平臺的轉折點”。

但是到了2020年,情況不會完全相同,不能簡單預測會出現新的互聯網企業巨頭會在這個時段生長,2013年還是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不久,經濟處于起飛期,互聯網企業經過了互聯網泡沫階段,正在面向巨大的市場空白和經濟動能,而一批企業家也正生逢其時抓住了機會。當下的互聯網企業普及率以及很高,互聯網巨頭企業的實力很強,在細分行業也都有布局,因此不能簡單的類比。但是這次疫情可能會對產業互聯網等領域有所推動,互聯網企業發展的前景沒有變,走向底層技術創新的趨勢也沒有變,在社會發揮更大作用的趨勢也沒有變。

各大互聯網細分領域會發生什么?

首先看在線辦公,近期因為環境的影響,在線辦公開始大火,資本市場對此進行了良好的反饋,大量的在線辦公的概念股票開始出現大量漲幅,而各大互聯網企業也都積極支持在線辦公。在協同辦公方面,1月24日到3月1日期間,騰訊會議面向所有用戶免費開放了100人不限時的會議功能;1月27日,飛書宣布,1月28日-5月1日期間,將向所有用戶免費提供遠程辦公及視頻會議服務;

1月28日,企業微信梳理辦公指南,在疫情期間,將會議人數上限升級到300人,針對醫療行業,提供在線問診,以減少線下接觸;針對教育行業,提供家長通知功能,保障家校信息互通。1月29日,釘釘發布公告,經過緊急開發,于當日凌晨五點全量發布員工健康功能,并免費開放百人視頻會議功能,向1000萬家企業免費開放全套的“在家辦公”系統。目前,各大互聯網企業都在在線辦公等方面進行了很多發力。

從未來趨勢來看,在線辦公是一個趨勢。  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調查數據顯示,2005年中國僅180萬名遠程辦公員工,到2014年上升到360萬,九年間年均復合增長為8%。

在線辦公可以對緩解城市病有一定的幫助,緩解交通擁堵和城市污染的問題,在線辦公也有利于員工工作節奏的調節,提高生產力,也有利于個人生活和工作的平衡。隨著5G的發展,未來在線辦公會有更好的技術支撐。國內的互聯網公司都已經在這方面有了很多的布局,目前國內的互聯網公司再TO C方面已經有了很多積累,但是再TO B方面還有很大提高空間,一方面可以幫助將互聯網公司的優勢進行遷移,擴大客戶群,從另一方面來說也可以提高生產效率,有利于經濟發展潛力的提高。但是在線辦工仍然還是有一些挑戰。互聯網公司有經驗,有流量,但是仍然有著很多需要在在線辦公上提升的地方。而在線辦公的發展,映射出了產業的數字化還大有可為,目前互聯網主要在企業價值鏈的消費端發揮作用,解決的是人們消費的問題,但是在企業的價值鏈的生產環節的滲透率還不夠高,在第三產業的滲透率高,但是在第一產業和第二產業的消費率還不夠高,面對疫情這樣的突發情況,數字化的產業可能幫助人們遠程協作,加強生產管理的精確性,而線下的物流配送等等也可以配合數字化的產業維護企業和社會的正常高效運轉。在這方面,疫情使得企業和社會對于產業數字化有了更深的認識,整體而言會更加有利在線辦公 工業互聯網和產業互聯網的發展。

在線娛樂   在線娛樂而也在這個疫情得到了很好的發展。網絡視頻和直播十分火爆,王者榮耀等各類游戲都有了良好的表現,由于宅在家,因此人們都通過在線娛樂來完成娛樂需求,但是這個高峰期會隨著疫情結束而走向平穩,獲客問題雖然解決了,但是還是需要通過良好的內容來抓住客戶,而且主要還是長期的游戲和視頻等用戶在貢獻流量,過去很少玩的貢獻流量的其實并不多。

在線教育   疫情使得在線教育十分火爆。雖然在線教育一直很火,但是主要還是在一二線城市,但是疫情使得下沉的過程加速,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教育部門和各類大學也在主動和在線教育供應商合作或者自己開放內容,使得在線教育的用戶群得到增加,這一塊的增量值得挖掘。

電商   疫情使得電商的需求有了很大拓展,疫情使得宅在家里的人群消費需求主要靠電商完成,當然隨著疫情結束,這個高峰期會有回落,但是會進一步促進電商的滲透,但是電商的空白市場以及不大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但是,疫情會對供應鏈的恢復形成一定的影響,再然后就是海外的需求可能也會受到一定的影響,可能會對跨境電商的海外出口形成沖擊。供應鏈的恢復和信心的恢復,都需要一定的時間。

廣告  廣告的需求沒有明顯增加,而且隨著疫情對于經濟的影響,可能一些投放會減少,廣告的幾個主要來源行業包括房地產等等,但是這些行業可能會因為疫情對形勢的影響減少投放。

近期的中概股體現了一定的漲幅,就說明了資本市場其實對于疫情對互聯網產業的預期還是看好的。

疫情還會對互聯網行業有什么影響?

2019年的經濟發展速度趨緩,也是經濟結構不斷調整的一年,2019年,黑科技和底層技術的話語經常被聽到。人們越來越認識到,只有互聯網是不夠的,互聯網企業也在主動深入到原創創新和底層技術創新當中。從宏觀來看,疫情對于宏觀經濟的沖擊會隨著時間沖淡被抹平,生產消費規律走向正常。值得注意的是,相對于2003年,當下的互聯網企業已經越來越成為了社會的基礎設施企業,因此會受到宏觀經濟形勢的更大影響,疫情使得政策方向,貨幣和財政政策會走向寬松,定向降準和流動性釋放等政策會不斷出現,但是互聯網行業本身受這些政策的影響不會特別大,因為這主要是針對制造業和服務業等一些受到沖擊比較大的行業,但是政策紅利的釋放會對于改善互聯網企業的宏觀經濟環境有影響,同時,互聯網企業在疫情期間也受到了技術的考驗,在線辦公就是一例,因此疫情也會推動互聯網企業的技術發展。

疫情可能也會對互聯網企業的人力資源形成一定的影響,大部分互聯網具有的現金流還是不錯的,但是一部分小型互聯網企業可能會面臨一定的經營壓力,同時疫情對于互聯網企業的人員流動和就業也會產生一定影響,一些員工可能不會很快返回工作崗位,而開始工作后可能也會對員工的工作心態有一定影響。盒馬的共享員工的政策會使得  互聯網企業的新零售人員需求比較靈活,同時未來這種能夠減少人力資源專用性,增加企業靈活性的政策也可能會在未來出現新的探索。

整體而言,疫情對于互聯網企業有著正面的一面,有些業務會得到發展,但是有些業務也會受到影響。對于中國的互聯網產業而言,未來的路還很長,這次疫情充分說明了數字化的重要性,也說明了互聯網企業在產業數字化上,還有很多的貢獻可以做,走向下一個十年。多少事,從來急,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對于中國經濟和互聯網產業,都需要擼起袖子加油干。

 


發表評論請先登錄
...
CWW視點
暫無內容
...
CWW專訪
暫無內容
...
產業
    暫無內容
好的股票融资公司